恒丰娱乐在线

中美贸易战升级 中国LED企业该如何应对?

来源:首页 | 时间:2018-12-04

  随着中美贸易战火持续延烧,2018年以来美国已先后宣布2波加征关税清单,在美国发布的第一批征税清单中主要涉及LED产业的上游芯片和背光,这几项在中国LED行业整体出口金额中占比很低(约不超过5%),国内的几家大型LED上游芯片厂如三安光电对美出口比例仅在2-3%之间,华灿光电和乾照光电等国内芯片厂商对美出口比例则更少,对LED行业大体影响不大。

  但在美国近日公布的2000亿美元关税清单中,LED照明相关产品超过30项,占中国整体照明产品对美出口额的70%左右,约达80亿美元,这些产品将从9月24号起加10%关税,若双方争端迟迟未能平息,2019年1月1号起关税将会调升至25%。据中国海关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LED照明产品累计出口金额122亿美元,约四分之一出口美国。涉及中国照明出口产品企业约1.78万家。

  中美贸易战及新兴市场汇率贬值影响,LED厂商出口至北美地区以及其他新兴市场的业务受到明显波及,未来可能导致许多国外品牌厂减少对中国的代工订单,寻求其他作为长期替代制造的备案,因此中国地区包括LED封装和下游的照明等应用厂商皆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连带导致上游的LED晶片需求量锐减。

  尽管美国关税调整会影响全球LED照明产业格局,但短期内全球LED照明产品仍将集中在中国制造,最主要原因是中国LED产业已经形成成熟的产业供应链,短期内供应关系不会有太大改变。然而,部分美国照明品牌商已经向美国市场的经销商发出涨价通知,反映关税与原材料价格的上涨。至于中国台湾厂商,由于绝大部分在大陆都有设立制造工厂,因此多半会选择将半成品运回中国台湾组装,再出口至北美,以降低关税影响。长期而言,拥有全球布局的LED照明厂商,因为可以透过中国大陆以外的工厂直接出口来降低关税冲击,将会更具有竞争优势,全球市占率有望提升。

  2018年以来全球LED照明市场的成长动能平淡无力,从各区域经济表现来看,除了美国经济复苏强劲,受到汇率及不确定性因素影响,不少新兴经济体均面临衰退的负面压力,包括印度、土耳其、阿根廷等地区均呈现市场震荡的危机,中美贸易纠纷影响愈演愈烈,也减弱了大陆内需市场的成长表现,在整体经济混乱不明朗之下,作为民生需求品的照明市场也呈现了终端拉货疲弱的现象。

  大陆LED照明业者透露,由于美国关税增高的情势已定,第4季LED终端照明市场需求拉货反而恢复强劲,下游业者担心25%关税将持续垫高成本,近期终端市场急单涌现,也带动LED中上游供应链订单转强。

  不过2018年LED照明元件价格跌幅超出预期,全年跌幅至少达到20%~30%,在LED元件价格利润稀释下,跌幅超过2成对于业界已是严峻的考验,同时,五金及原材料等价格上涨,照明成品制造也遭遇成本提高压力,如今美国关税范围扩大更是雪上加霜,一旦2019年关税提升至25%,届时部分成本必将转嫁至上游供应链,LED产业降价竞争恐将再度扩大。

  业界认为,美国关税增加之际正逢年底消费旺季,LED灯泡、灯管等标准化产品的短期影响层面有限,由于替换照明属于民生必需品,目前LED灯零售价甚至低于节能灯,预计短期内在品牌商与供应商各自让利退一步下,基本市场需求将得以维持。但内嵌式LED及设计灯具产品的产品单价较高,2018年以来灯具品牌陆续调涨价格,未来在关税提增下,LED封装采购可能将转移阵地,组装产线也将优先考量已有认证的他国产线,或邻近美国的墨西哥地区等。

  近年来受到LED照明价格下滑的影响,中国台湾厂商陆续转移照明生产重心,但相较于大陆厂商,中国台湾厂商的成本约高10%~15%,若2019年起美国关税增加至25%,将有利于订单回流至台厂,LED厂东贝也透露,由于五股厂曾规划作为LED照明厂房,近来的确有不少美系厂商频频接触,除了原有的大客户外,原本在大陆进行加工出口的美商也考虑在年底前转换产线的规划。

  美国LED照明订单回流中国台湾企业,或许可望带来业绩增加,但中美贸易对战风险极大,难以预料何时将瞬间风云变色,若仅是短期订单的挹注,对于中国台湾LED企业营运调整转型将难带来具体助益,而产业秩序失调,可能将引发更多恶性竞争的后遗症,也将为2019年产业前景增添诡谲难料的阴霾与变量。

  近两年,面对“价格战”激烈,利润空间不断降低的国内LED市场,海外市场俨然成为“香饽饽”,吸引各大厂商不约而同走出国门,寻求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据中国照明电器协会统计数据显示,美国依然作为我国LED照明产品出口头号市场的地位不可动摇且遥遥领先,传统的大户北美和欧洲市场依旧处于重要地位。

  由上图可见,美国是中国LED产品出口最大的输出市场,而本次美国对来自中国2000亿美元关税清单中,LED照明相关产品超过30项,占中国整体照明产品对美出口额的70%左右,约达80亿美元,必将会给中国LED照明的海外市场占有率带来影响。

  除了关税的增加,本次贸易战对人民币的汇率也产生了冲击。从往年LED上市企业的业绩报告可知,对于从事外贸业务,经营海外市场的LED企业而言,汇率问题都不是小问题,汇率波动会对企业的汇兑损益产生重大影响,剧烈的波动,甚至有可能让一些风险承受能力低下的企业,陷入困境,这也直接加大了LED企业开拓海外市场的难度。

  2018年,美国不断对中国LED行业“使招”。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以侵犯专利权为由,不断对中国LED显示屏企业、LED照明及电源企业启动“337调查”,被诉企业均是国内LED企业,而面对调查,中国LED企业团结应战,维护企业的合法权益。但与此同时,美国的这一次专利维护之举,显然加强了中国LED企业出口美国的严格把控,致使美国市场的开拓之路愈发艰难,让重视海外市场的LED企业举步维艰。

  目前LED行业龙头企业,基本完成海外的本地化,通过当地的子公司来进行市场活动,在贸易战中能够很好的把控风险,对于一些外贸型LED企业来说,可以将出海口转向其他新兴市场。近年东南亚及其他发展中国家承接中国低端产业转移,经济上升带动自身需求提升,相比于美国市场而言,新兴市场竞争较弱,更有利开拓市场。

  从长远来看,贸易战也蕴含着一些积极因素。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可以让中国LED企业更加深刻地认识到市场的风云莫测,并全方位思考企业的长远发展之道,相信经过不断的努力,中国LED企业将会在世界的舞台上绽放万丈光芒。

  晶能光电首席执行官王敏博士认为,中美贸易战对企业有一定的影响,但是晶能有自己的知识产权,受到的影响相应还比较小。还有美国出口只占一小部分,所以对晶能的影响不会太大。从对策来讲,国内企业要扩大其他国家的出口,还有就是扩大内需,提高国内高端市场。王敏说,中国企业要具有国际竞争力,必须咬定核心技术不放松。

  南昌中微半导体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季华表示,中国照明产业优势明显,已经形成全球性产业集群,全球85%以上的LED照明产品均在中国生产和组装。即使加收关税,短期内美国也很难从其他地区找到替代产品。而美国LED芯片大部分是(外包)outsourcing或采购,它自己再去制造可能性不是那么大。如果增加税收的,实际上把这些税增加给它的消费者了。

  安芯电子科技董事长汪良恩说:“半导体主要材料是高纯度的单晶硅,单晶硅国内可以生产,不过单晶硅也是用多晶硅来生产的,半导体级的高纯度多晶硅现在百分之百还依赖进口,我们主要从德国和日本进口。”

  江西南昌的国家硅基LED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刘军林表示,“目前我们的短板还在基础设备方面,另外原材料也受制于人。比如硅片,现在做集成电路都要大硅片,直径大到一定程度的硅片我们国家还没有,需要进口。基本上被卡脖子的就是核心装备和核心原材料”。刘军林认为,贸易战让我们认清我们的劣势在哪里,从哪里去努力。只要科研人员和高科技企业都能有这样的意识,led节能灯组装加工一定可以把这个危机度过去。

  贸易战越演越烈,美国近期对大陆祭出新一波2000亿美元关税制裁,在陆企业面临该不该撤出的抉择。但有学者表示,只有部分企业会撤离大陆,有些可能会“趁火打劫”,藉此向政府争取更多优惠待遇。

  根据《BBC中文网》报导,有许多外企传出将把部份业务撤出大陆,包含韩国海力士、日本三菱电机和东芝机械等;其中三菱电机已将其放电加工机和雷射加工机的生产线,从大陆移回日本。

  报导指出,不少专家提出示警,称受贸易战影响,加上大陆近年人力成本上涨,全球龙头企业恐加速撤离,但北京大学滙丰商学院英国校区主任刘芍佳教授指出,有些企业可能藉由贸易战“趁火打劫”,虽然喊着要离开,但骨子里却期望大陆政府给更多优惠待遇,是一种商业讨价还价的策略。

  2017年8月15日,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称,若美方不顾事实采取举动,中方将采取所有适当措施,坚决扞卫中方合法权益。

  2017年8月21日,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此调查发表谈话时指出,美方无视世贸组织规则,对中方的指责是不客观的。

  2018年2月16日,美国商务部公布了对美国进口钢铁和铝产品的国家安全调查(232调查)报告,据此向特朗普总统提出建议,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实施关税、配额等进口限制措施。

  2018年3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决定将对所有来源的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全面征税,税率分别为25%和10%。

  2018年3月22日,美国白宫正式签署对华贸易备忘录,宣布将有可能对从中国进口的6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

  2018年3月23日,中国商务部发布了针对美国进口钢铁和铝产品232措施的中止减让产品清单并征求公众意见,拟对自美进口部分产品加征关税。

  2018年4月2日,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部分进口商品中止关税减让义务,自2018年4月2日起对原产于美国的7类128项进口商品中止关税减让义务。按照2017年统计,涉及美国对华约30亿美元的出口。

  2018年4月3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依据“301调查”结果公布拟加征关税的中国商品清单,涉及每年从中国进口的价值约500亿美元商品。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当天表示,建议对来自中国的1300种商品加征25%的关税,主要涉及信息和通信技术、航天航空、机器人、医药、机械等行业的产品。

  2018年4月4日,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大豆、汽车、化工品等14类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涉及2017年中国自美国进口金额约500亿美元。

  2018年4月5日,特朗普发表声明说,已指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进行“301调查”,考虑对从中国进口的额外1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是否合适。

  2018年4月1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在海南博鳌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的主旨演讲中表示,今年将相当幅度降低汽车进口关税,同时降低部分其他产品进口关税。

  2018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对中兴通讯实施制裁禁令,禁止所有美国企业在7年内与其开展任何业务往来。

  2018年5月3日-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与美国总统特使、财政部长姆努钦率领的美方代表团就共同关心的中美经贸问题进行了坦诚、高效、富有建设性的讨论。

  2018年5月9日,中兴通讯发布公告表示,受美国商务部激活拒绝令影响,公司主要经营活动已无法进行。

  2018年5月19日,刘鹤在访美期间接受访问,表示此次中美经贸磋商的最大成果是双方达成共识,不打贸易战,并停止互相加征关税。

  2018年5月22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了关于降低汽车整车及零部件进口关税的公告,将降低汽车整车及零部件进口关税,自2018年7月1日起实施。

  2018年5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要求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就进口车辆对于国家安全的影响进行调查。

  2018年6月2日-3日,刘鹤副总理带领的中方团队和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带领的美方团队,在钓鱼台国宾馆进行了磋商。双方就落实两国在华盛顿的共识,在农业、能源等多个领域进行了良好沟通,取得了积极的、具体的进展,相关细节有待双方最终确认。

  2018年6月15日,美国公布了将加征25%关税的5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清单。其中对约340亿美元商品自2018年7月6日起实施加征关税措施,同时对约16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开始征求公众意见。

  2018年6月16日,国务院宣布对原产于美国的659项约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其中对农产品、汽车、水产品等545项约340亿美元商品自2018年7月6日起实施加征关税,对其余商品加征关税的实施时间另行公告。其中,汽车类商品从7月6日开始执行,美国进口车关税涨至40%。

  2018年7月6日,中国将对原产于美国的545项约34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其中,汽车类商品涉及28项。

  2018年7月10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表声明,特朗普政府发布了一份针对中国2000亿美元商品加增关税的计划,目标产品清单涉及服装、电视零件和冰箱,加征的关税约为10%。

  2018年7月13日,中国商务部就美国7月10日的声明发表观点,指责美方污蔑中方在经贸往来中实行不公平做法,漠视中美经贸分歧。

  2018年7月19日,美国就进口汽车及零部件展开“232调查”举行公开听证会,听取利益相关方对进口汽车和零部件是否损害美国国家安全的意见。

  2018年8月3日,中方决定,将依法对原产于美国的5207个税目约6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5%不等的关税。

  2018年8月7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宣布,将从8月23日起,对16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25%的关税。

  2018年8月8日,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自2018年8月23日12时01分起对价值160亿美元的美国产品加征25%的关税。

  2018年9月18日,特朗普指示美国贸易代表(USTR)针对大约2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额外关税,关税将于2018年9月24日生效,今年年底前为10%,2019年1月1日起将增至25%。同时,特朗普还称,如果中国政府对美国农民和其它行业采取报复性行动,美国将“立即”对另外价值2,67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

  2018年9月18日,经国务院批准,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5207个税目、约6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或5%的关税,自2018年9月24日12时01分起实施。如果美方执意进一步提高加征关税税率,中方将给予相应回应,有关事项另行公布。

恒丰娱乐在线相关

    无相关信息